Sep 17, 2021

自由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的区别

我想解释一些我认为让很多对北欧国家的制度好奇的人感到困惑的事情,这些北欧国家包括挪威、瑞典、丹麦、芬兰和冰岛。

因为美国没有社会民主党,所以很多美国人不太理解社会民主主义和社会自由主义之间的区别。例如,许多美国人看了加拿大,就认为它有点像北欧国家,因为它有公共医疗服务。

然而,加拿大是非常不同的,因为它更多地是基于社会自由主义而不是社会民主主义。我之所以明确使用 "社会自由主义 "这个词,是因为成为自由主义者的方式有很多。例如,你可以是一个典型自由主义者,倾向于让政府最小化并不对资本主义施加限制。而社会自由主义者则是倾向于受管制的资本主义,与其友好共存。

但社会自由主义听起来不也很像社会民主主义吗?的确,这两者很容易被混淆,这就是为什么我想向我的读者解释一下。

个人主义 VS 集体主义

要理解这种差异,你需要了解每种意识形态的不同起源。社会自由主义者最初是具有非常亲市场观点的自由主义者,由于他们看到了资本主义的问题,逐渐开始赞成更多的政府干预。然而对他们来说,资本主义本质上是一个好制度,只是需要一些调整。

然而社会民主主义是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个问题。如果你看一下北欧的社会民主党,很多都有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开始,作为共产主义政党。在 1930 年代,他们过渡到民主社会主义。然而,在整个过程中,它是一种从根本上反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认为它是一种必须根除的邪恶。

随着社会民主党在 20 世纪 30 年代开始获得权力,他们开始尝试一次一次地拆解资本主义制度。这在很大程度上源于社会主义者相信通过集体力量解决问题。我们共同解决社会的问题,而不是在一个狗咬狗的世界里作为个人竞争。合作、团结和民主是社会主义者珍视的词汇,而对于自由主义者来说,选择和自由等词汇可能更重要。

然而,通过几十年的执政,社会民主党人了解到,并不是所有的社会主义政策都运作良好,资本主义的许多元素实际上运作良好。特别是他们意识到,在社会完全变成社会主义之前,他们所向往的许多事情已经实现。给予工人阶级自由、独立并使他们摆脱贫困是在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之前就实现了的。因此,资本主义成为可以被容忍的东西。

因此,当自由主义者不情愿地接受政府干预时,社会民主主义者也在不情愿地接受资本主义。你可能会问这在现实中有什么意义,让我们看一下一些例子。

自由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如何解决贫困问题

当一个自由主义者看到贫穷和困难时,他们的本能是想办法帮助这个人。他们会想穷人应该不纳税,或者他们应该得到食品券和社会住房等。自由主义的政策是有针对性的,它针对的是需要帮助的个人。他们可能会认为,穷人不应该纳税,并且社会不应该把公共物品浪费在富人身上,比如富人的义务教育或医疗保健,富人也不应该得到儿童补贴等等。

我想很多美国自由主义者会对这些想法点头同意。为什么要在富人身上浪费公共资金?又为什么要向穷人征税?这毫无意义?

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功利的观点,并且完全违背了社会民主主义的观念。

一个社会民主主义者绝不会建议穷人不纳税,也不会建议富人被剥夺任何公共权利。"嗯?" 是的,我可以想象许多美国自由主义者在这一点上感到困惑。这听起来一点都不先进,是这样吧?

当一个社会民主主义者看到穷人时,他们不会想到我怎样才能帮助这个特定的人,或者这个人的生活中出了什么问题。相反,他们的问题会是:社会在哪里失败了?社会中的什么机制阻碍了这个人获得富裕的生活?

如果一个社会民主主义者看到工人阶级收入低,勉强度日,他们不会提议为工人阶级减税或发放食品券。相反,他们会问为什么他们的工资这么低?这就是为什么社会民主党人专注于赋予工会权力等事情,以便工人阶级可以获得更好的谈判能力,从而提高他们的工资。但不是仅此而已,北欧国家的社会民主党人在工业领域建立了生产力和效率委员会,因为他们意识到,如果一个公司没有为每个员工创造足够的价值,那么也就没有办法提高工资。因此,更强的议价能力和提高效率被认为是提高工资的途径。

反对家长制的自豪感和独立精神

这里有一个社会自由主义者经常忽略的重点:社会民主主义是由工人阶级为工人阶级服务的。他们知道作为劳动者的穷人,在外面寻找救助、工作之类的是什么样子。工人们知道低人一等、不被社会重视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在古老的北欧体系中,许多工人阶级往往宁愿挨饿也不愿接受施舍。一个核心问题是旧制度的家长式作风,精英们将援助作为一种家长式的慈善形式来发放。

这就是社会民主主义者和劳工运动想要结束的东西。他们不希望有这样一种制度,如果你是 "好孩子",就能得到面包屑。他们不希望因为卑微、贫穷和悲惨的外表而收获掌声。相反,社会民主主义者希望用一个基于普遍权利的制度来取代家长式的福利制度,这些权利是每个人应得的。因此,每个人都要向这个系统支付费用,无论他们的工资有多低,这样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自己是这个系统的主人和贡献者。当你得到免费的医疗保健、病假、养老金、失业或为你的孩子提供大学教育时,你应该感到你赢得了它。这是你作为一个纳税人的权利。

如果你不交税,不做贡献,那么你怎么能觉得这是你的权利。你知道人们总是会指着你说你是个吃白食的。

这也是为什么所有这些服务也必须免费提供给富人。因为如果他们不这样做,富人就可以声称他们在为其他人支付费用,而没有得到任何回报。你需要普遍认同感,你需要让每一个富人或穷人感到他们是同一个社会的一部分,让他们自发保护这样一个让社会没有割裂的福祉国家。

这就是为什么社会民主党投入大量资金,确保富人和穷人都上同样的学校和医院。如果人们生活在分裂的社会中,那么他们就不会感到任何共同性,他们对彼此的同情也会减弱。

这是社会民主主义的基本理念,这个想法就是在社会中平等地相处,而不是制造特殊,有些人需要援助,有些人不需要,后者是社会自由主义的社会概念。让我试着用我的祖国挪威的一个例子来进一步阐释这一点。

挪威的一个社区的人每年大约有两次聚在一起进行"dugnad",也就是一些诸如修剪树篱、捡拾树叶、油漆的活动,以保持社区的美观。通常在挪威的社区有更多的公共区域,一个社区可能有邮筒、操场、沙箱、长椅等共享区域,也许还有烧烤区,让邻居们可以聚在一起。

在美国,人们可能会雇用一家公司来处理这些事。在挪威,我们其实都有点讨厌做这项工作,而且也会想花钱请人做这件事。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这样做呢?几年前,在挪威的一个富人区,有人提出了这个问题,一些律师和医生想付钱请别人做这项工作。他们认为这是在浪费他们的宝贵时间做不必要的体力劳动。然而,他们得到了许多其他富裕邻居的强烈斥责,他们明确表示:正因为他们社会地位高,所以他们应该参加 dugnad,这是将挪威社会地位高的人与所有其他挪威人的生活联系起来的桥梁。平等常常被误解为非常世俗,似乎它意味着收入完全相同,住在同样大小的房子里。但它实际上更多的是一种精神层面的东西。

挪威希望避免这种不平等的情况。例如在英国,有社会等级,富裕的上层阶级会认为自己更优越。而那些更下层的人则不顾一切地掩饰自己的真实状态,要么通过嘴上跑火车,要么通过穿着来掩饰。

即使你是一个富有的律师,而我只是一个叉车司机,当我们一起从地里拔出杂草的时候,我们是在同一水平线上。这是看待阶级的一个重要角度,在历史上,它不仅仅是关于收入,在中世纪,当五颜六色的衣服变得更便宜时,上层阶级就禁止平民穿某些颜色的衣服,他们希望阶级的差异是明确的。

当社会主义者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无阶级的社会时,他们所想的不只是每个人每个月在他们的银行账户中得到相同数量的钱,它更多的是关于消除所有这些阶级的标志,使我们不再生活在基于阶级的泡沫中。

一个社会自由主义者并不会关心这些,社会自由主义者的重点仅仅是消除贫困和不公正。并没有建立一个没有阶级的社会或者让劳动者能够自豪和自信地站在高处这种目标。

更新于 Sep 22, 2021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